欢迎访问南京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工作动态 > 媒体报道

何学江:纵然艰辛,依然是冲锋的战士
责任编辑:  文章来源:央广军事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05 08:20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 央广网530日消息(记者杨鸿 胡晶)人物档案:何学江,四川省雅安市人,1979年出生,1996年入伍到原沈阳军区某部,任装甲车驾驶员。2001年退伍以来,先后做过小工,当过保安。尽管为了生活一直在打拼,但他始终保持军人的责任意识和战斗姿态,在山林扑火、泥石流抢险、抗震救灾中一次次挺身而出,冲锋在前。今年疫情发生后,正在武汉打工的他,毅然辞职加入志愿者队伍,深入“红区”,义务参与消杀58天,体现了一名退役军人为党分忧、服务人民的使命担当。

何学江的军旅照

  川藏线上,四川雅安,初夏的一场雨,淋湿了茶园和原野山岗。一大早,刚从地里忙碌归来的何学江,又开始在后屋的老灶台前生火做饭。从武汉抗疫回来的这些日子,他一直尽力弥补着长期不在家人身边的遗憾。

  何学江:“从去年12月初,我就到了武汉打工,疫情发生后,又辞职去了‘红区’当志愿者,春节过年都没有回家,没有好好陪伴他们,也没有为他们挣回来钱,还让他们为我担心,在我内心深处,总感觉亏欠他们。”

何学江的部分荣誉奖章

  才刚41岁的何学江,就已开始谢发秃顶,粗糙的面部透露出中年的沧桑,不过,他的一举一动,仍然带着军人的坚毅和干练。在部队时,他是一名优秀的装甲战车驾驶员,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,改选了一期士官,参加过1998年嫩江流域抗洪抢险。退伍后,由于父亲常年患有肺气肿等疾病,何学江挑起了家庭的重担,四处打工。在广州时差点被骗入传销组织,好在他有着军人般的警惕和觉悟,让他最终没有误入歧途。

  何学江:“被我战友骗去传销,就待了几天,我就对他说,‘你当兵当了这么多年,还是共产党员,这些东西你看不出来?跟我一块回家。’他不回来,我就自己赶紧回来了。”

何学江的退伍证

  后来,不管做工地小工,还是去应聘保安,何学江一直老实勤恳,脚踏实地。2005年,他经人介绍,与老家一位叫王芳的姑娘相识,虽然对方家庭条件优越,但姑娘不嫌弃他的家境贫寒,执意要嫁给他。

  王芳:“当初我们家里全部都反对,可我就是一心要跟着他,看重他老实,看重他军人的这种品格。反正我说什么,他都对我好。”

  结婚15年来,夫妻二人一边种地、打工,一边赡养老人、抚养孩子,即便遇到重大变故,也不离不弃。2017年,王芳突发急性脑炎,被送进重症监护室。医生说,即使能够抢救过来,也很有可能是植物人,而且抢救和治疗费用就需要十几万,这对何学江一家来说,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  何学江:“有些亲戚也劝我说,既然是植物人,就别让她痛苦了,把呼吸机拔掉让她走。我不,我决不放弃,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救过来。她给我生了两个儿子,这么多年来,不管我再贫穷,再潦倒,再怎么样也没有怨言,不离不弃,我怎样也得救她。”

何学江一家人

  夫妻真情感动了很多人。村里为他们组织了捐款,战友、同学、亲友们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,最终,妻子王芳不仅从死亡线上被抢救过来,而且从昏迷中苏醒,如今虽然需要长期服药,但状态在逐年好转。面对生活的艰辛和不易,何学江心里却满是知足和感恩。

  何学江:“有些人,始终觉得这个国家、这个社会对他不公平,觉得为什么别人活的比我好?但是你要反过来想,你又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?我就觉得要保持平常心。”

  退伍这些年,在为了生活勤奋打拼的同时,何学江并没有忘记一名退役军人的责任。当年刚退伍回来,他就报名参加了市里的预备役团和镇里的民兵应急分队,平时一有训练,或有治安巡逻和应急抢险任务,他都随叫随到。2008年,四川地震发生时,他正抱着刚满1岁的孩子,反应过来后,他立马将孩子交给妻子,快速向附近学校跑去。

  何学江:“我知道这种大型自然灾害中,学校是很重要的,我就跑到学校,看到那儿已经在组织疏散了,当我跑到幼儿园的时候,老师也正把学生疏散到空白地带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作为民兵,肯定是要出动的。”

  果然,没过多久,何学江就接到了民兵应急分队的命令,在半个小时内集结完毕,火速驰援灾区。搜救之初,不仅没有适合休息的地方,没有充足的食物,还要时刻面对余震带来的危险,但何学江毫不畏惧。

  何学江:“在一个幼儿园搜救的时候,那个楼的下面没塌,但是上面全部已经塌掉了,我就通过吊车把我们吊上去搜救,余震突然就来了,把我们埋了,不过埋得不深,我们把砖头刨开自己出来了。”

  这次抗震救灾,从搜救幸存人员和遇难者,到参与灾后重建,何学江和队友们在灾区现场一干就是3个多月。在此期间,老家村里号召党员缴纳特殊党费支援救灾,深明大义的父母顶着盛夏烈日去地里采茶,卖了换钱后,为他交上了100元的特殊党费。

2008年,何学江(第一排右4)参加抗震救灾工作

  就这样,在退伍以来的日子里,何学江保持着不变的军魂本色,从来不惧危险,不计付出,无论是抗震救灾,还是平时遇到山林火灾、防汛抢险,甚至路遇车辆自燃,他都会见义勇为,挺身而出。

201912月,正在某安保公司上班的何学江,因为工作表现突出,被公司从成都调往湖北武汉,担任某在建工地的安保队长,月薪6000元加五险一金。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一则“后湖院区红区急需消杀志愿者”的消息,改变了他在武汉的生活轨迹。

  何学江:“我就打电话联系对方,他说,‘如果你在职的话,要牵扯到离职这些事情,可能走不了。’我说我必须要来,然后我就打电话联系了分公司的总经理,董总是不同意让我走的,我就填好了离职单,拍了照片,通过微信发给他。”

129日一早,何学江包好几件换洗衣服离开公司,当天上午就投入到志愿者的消杀工作中。前三天,他找到一块木板和一床棉絮,就住在堆放消毒工具和药水的库房里。3天后,他进入医院隔离病区,开始了每天高强度的消杀工作。

  何学江:“从21楼一直到负1楼,每个病房、每个角落都进行消毒。在这个期间,有时候病人有情绪,很恐慌,我们也会和他们交流一下,给他们讲一讲国家对他们的大力救治,平复他们这种恐慌情绪。”

何学江在武汉抗疫一线当志愿者的第一天

  一名消杀志愿者每天要用20多桶药水,每桶药水50多斤,从21层楼顶到地下一层,每天反反复复要走3万多步。在消毒水的刺激下,何学江手指溃烂,身上也长满了红疹子。由于体力消耗大,加上经常没有吃早饭,在一次消杀作业的过程中,他突然晕厥在地,但是,简单休息后,他又投入了战斗。

  何学江:“我不能退,本来四个人,大家都挺疲惫的,我如果休息的话,我的活就要分给其他人,强度就更大了。”

何学江(右一)与同组志愿者一起准备进入红区

326日下午,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喷洒完最后一桶药水的何学江,看着剩下的病人都转进了其他定点医院,医护人员也开始调整状态正常接诊时,何学江明白,自己的这次抗疫使命完成了。

  何学江:“那时候,我长长舒了一口气,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觉。就觉得作为一名战士,终于完成了这场战斗,我没有遗憾,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。”

何学江(右一)在进行消杀工作

  抗疫归来,家乡政府派人来家里看望慰问了何学江,媒体也给予了报道。短暂的荣光散去,何学江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。即便生活中还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挑战,但他对于投身公益和参与抢险救援的经历,依旧无怨无悔,痴心不改。

  何学江:“一次入伍,永远是军人。我记得在部队的时候受过怎样的教育,总之,我们不会辜负曾经穿过的这身军装,也应该对得起‘当兵’这两个字。”

  “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/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/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……”这支《战友还记得吗》,是何学江当年最爱唱的一首军营民谣,如今,虽然告别军旅多年,这支歌依旧在他的心中流淌,伴随他走过退役人生的每一个岁月。

  何学江:“这么多年的波波折折,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生活的希望。第一,我必须要守护我身后的小家,第二,要为我们国家做点什么贡献。我个人的力量可能很微薄,但是每个人只要献出一份小力量,汇聚起来就是一股钢铁洪流,什么困难都难不住。”